小米黎万强归来,看大佬们都是如何摆脱中年危机的

Ari Return。上周末,这是一条与刘董强和张泽天的授权一样沉重的消息。

去年,JD.com公之于众,它对奶茶的热爱被曝光。40岁的刘董强中年时达到了人生的巅峰。38岁的黎万强没有这么幸运。去年11月撤退后,谣言继续流传。昨天,面对媒体,他承认他长期的高节奏生活给他带来了中年危机。

雷军46岁生日那天,顾念、李学凌、傅生、王川等“雷军部”的高层领导讨论了中年危机的话题。推杯换杯的时候,余永福想说点关于中年危机的事情,但是大家都嘲笑他。“你还不到40岁。谈论中年危机。拉!”

就是这样。小米的2号和38岁的黎万强确实谈到了中年危机。

小米黎万强归来 看各大佬如何摆脱中年危机

“四十岁”和“中年危机”对中年问题的关注可以追溯到19世纪。已故心理学家艾略特雅克在1965年首次提出“中年危机”的概念。

20世纪90年代,西方学术界“幸福经济学”走进了这个房间,对“中年危机”的研究迎来了一轮高潮。达特茅斯大学的大卫布兰奇弗劳尔和沃里克大学的安德鲁奥斯瓦尔德在世界各地的国际生活满意度调查中反复发现这样一条规则:生活满意度随着进入成年后的最初几十年逐渐下降,在四五十岁时达到最低点。这时,中年人经常陷入“中年危机”。中年危机中的男性倾向于表现出三个特征:

1。职业上的困难。他们选择沉默和逃避来对待,再加上内心的压抑,所以他们看不到事物之间的关系,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甚至极端的行为。

2。健康受损。在“中年危机”中,男性往往处于亚健康状态,伴随着沉重的身体负担、疲劳、失眠等症状,心脑血管疾病也达到了集中爆发阶段。

3。缺乏内在的整合。通俗地说,就是缺乏个性,因此仍然不可避免地感到生活的空虚。抑郁、不安、愤怒、疲惫和回避等负面情绪容易发生,呈现心理更年期症状。

“中年危机”事实上,职业和健康问题仍然排在第二位,缺乏内在整合才是危机的真正核心。作家冯唐用这句话一针见血:在了解一个人的能力范围之后,下一步是什么?体力和原始冲动正在下降,许多微妙的快乐和痛苦正在自发消失。生活经历如何才能再次激动?

根据《财经》,细心的小米员工发现了阿里自2013年以来的微妙变化。一方面,当他在公共场合讲话时,他不再害羞,但是他可以自由地上下走动。另一方面,一秒钟前在人群面前兴奋的黎万强,回到办公室时会坐在椅子上发呆,“就像一个瘪了的球”

黎万强在微博上用以下八个词来描述这种状况:地狱和天堂。

天堂的快乐可能来自小米的快速发展。对地狱的恐惧可能来自快速扩张,个人能力的半径已经成为公司发展的边界。

我不敢错误地谈论“中年危机”。只有中年人最了解中年人。我朋友圈子里的一位中年企业家在李回来的时候写了这篇文章。也许这篇文章的关键是:“李的心情很少被任何人理解。从艺术设计师到金山UI主管、金山汽巴总经理,再到小米,再到小米市值450亿美元,一路不断变化,需要高水平的学习能力。然而,当小米走向神龛时,当他觉得自己技能不足时,他会变得困惑,想要找到答案并找到下一个。

幸运的是,阿里回来了。“四十岁”和“中年危机”是最好的一对矛盾。然而,一个人怎么能在不经历“危机”的情况下享受“心灵的平静”?也许,还有两年就要进入40岁的大关,李彦宏已经提前迎来了自己的40岁。

科技老大哥过河的方式

在科技行业,有不少老大哥正面临着“中年危机”。张朝阳、顾念和俞永福都在媒体上坦率地谈到了“中年危机”。涉水而过后

作为“中国第一个互联网上的富人和名人”,张朝阳过去在网络1.0时代的经历可谓辉煌。在获得成功和荣耀后,张朝阳选择出生一段时间,脱离世界,停止思考。经历了多次通关、关门、再通关的浪潮后,现在已经到了“知道命运”的查尔斯,已经从低调变成高调,再次喊出了“重建搜狐”的口号。今年夏天,北京朝阳公园经常看到张朝阳跑步。搜狐自制电视剧《煎饼侠》也大卖。搜狐似乎迎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作为“凡人对象”的创造者,陈年始终表现出自己是一个文学青年。柯凡在2011年犯错后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2012年扩张过快,2013年盲目追求规模和增长率。在他淡出人们视线的日子里,老年生活变得健康而有规律。他坚持每天在跑步机上跑10公里。即使他已经穿破了脚,他也不会停下来,“只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而,在2014年,一份20,000字的手稿为柯凡新产品的发布而写,该产品已经关闭了8年。在北京798D公园艺术中心,这位老人在一个名为“一件衬衫”的新产品发布会后重返公众视野。

《中国企业家》报道,在雷军46岁生日那天,顾念、李学凌、傅生、王川等“雷军部”的高层领导讨论了中年危机的话题。40岁以下的俞永福想谈谈中年危机,但每个人都嗤之以鼻。2014年,俞永福加入阿里,成为阿里移动集团总裁。在他从北京和杭州的四个办公室出差后,他不断穿梭于加州大学、高德、神马和九幽之间。带宽的挑战让他纠结不安。然而,当他心不在焉的时候,他总会想起比他大7岁的雷军:“大哥多年来一直保持着他的勤奋和激情,不愧为第一个劳动模范。当我累的时候看着他,我感觉好多了。”

马拉松的“血液和酸的临界期”(Blood and Acid Threshold Period)

如果把生命视为一个长期的过程,所谓的“中年危机”可能就是几乎每个人在长期都会遇到的“血液和酸的临界期”。面对“血酸门槛”,运动员经常放慢速度,调整呼吸,磨牙以求生存。然而,“血液和酸性阈值”是许多人无法生存的另一个阈值。旅程的前半段是第一段,而后半段充满了中途失败的人。最令人痛苦和遗憾的是。

美国心理学家埃利奥特贾克斯发现,当人们到达中年时,他们曾经热切追求的目标的实现,加上开始意识到死亡的必然性,会产生“找不到生命意义”的感觉,导致失落和恐惧。在埃利奥特贾克斯看来,“中年危机”实际上来自信仰危机。此时,阅读一些哲学和艺术书籍,丰富精神世界,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需求,探索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如摄影和徒步旅行等。在年轻时实现自己的愿望太迟而无法实现,扩大人生的“宽度”是应对危机的正确行动。

每天有四件事:跑步、阅读、拍照和发呆。这是黎巴嫩中年危机的写照,也是找回自我的必要过程。梭罗的《瓦尔登湖》和瓦特的《心之道致焦虑的年代》也成了他的“心脏医学”。阿里认为,焦虑是正常的生活状态。如果你进入焦虑的漩涡,焦虑会更快过去。未来是虚幻的,你应该活在当下。要从自然中发现生命的智慧,一个人必须活出自己的个性。

生活不能像在路上旅行,一心只想到达目的地,却忽略了欣赏沿途的风景。面对中年危机,几乎所有的科技老板都把休假作为他们的一致选择。经历了“中年危机”的涅后,走走停停,清空自己,这是对个人境界和视野的全新提升。

附言:

有人说小米离开这个系统已经快一年了。作为旁观者,黎万强或许可以给雷军更直接的建议,帮助小米在智能手机的红海中奋力拼搏。我不想猜测黎万强为什么离开,或者黎万强能否在交接后重建小米,或者甚至相信林斌和黎万强之间不和的谣言。半方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